中国酒文化网

    首页 | 酒业动态 | 中国酒历史 | 酒知识 | 酒与诗词(把酒论诗)| 酒联撷趣 | 名人与酒 | 典故趣闻 | 酒与习俗 | 鉴别品评 | 酒笑话 
        名酒长廊 | 名酒工艺 | 酒与养生 | 营销思考 | 杯酒人生 | 酒与艺术 | 酒企纵览 | 酒与收藏 | 酒具保养 | 酒文化纵览 | 联系我们 

 

域名释义
版权声明
广告投放
     
 

专题专栏

 
 

  葡萄酒
  白酒
  酒标
  藏族饮酒习俗
  土族饮酒习俗

 
     
 

最新内容

 
 

·《中国酒文化》开机仪

 

·酒评家是如何炼成的

 

·中国红酒投资未来十年

 

·六款带有时光味道的百

 

·高档白酒疯涨仍供不应

 

·蔡康永:如何买卖艺术

 

·贵腐葡萄酒存储六要素

 

·液体黄金贵腐酒:“烂

 

·贵腐成金记:“烂”葡

 

·贵腐酒诞生记:我不只

 

·黄酒投资受追捧 变现成

 

·各地酒类交易所抢闸成

 

·酒标解密:教你读懂新

 

·智利葡萄酒体验之旅

 

·福布斯奢侈生活价格指

 

 
     

  友情链接
 

 

郁达夫嗜酒

   
 
来源:网络 文章作者:佚名 点击数:
 

 

 
 

  郁达夫的嗜酒前面已略微说到了,而他自己在《自述诗》里还专门作了一首自潮自笑过。那是他十六岁到杭州上中学时,与同伴数人在酒家聚饮。毕竟还是少年啊,他喝醉了,迷迷糊糊地就在那里睡熟了。看来他在少年时就有相当的酒量了。看着他这副醉态,同伴们既好笑,又感到惊奇,后来在学生中被传为笑柄。这都是他自己说的。

  他平生是个极认真极沉静的人,即使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的时候,也不曾醉得失态过。有些话好象是乘兴说的,但依然是平静地拿着酒杯一点一点呷酒,用低低的声音讲出来,——那余音至今还萦饶在我的耳际。

  喝酒时的话题,大多是诗,其中有时也有艳冶的话。

  他喜欢白乐天的《长恨歌》,爱在口里吟诵。特别是其中“侍儿扶起娇无力”一句,他反复为我说明。照他说,这句露骨的描写可以说是到了淫猥的程度,即杨贵妃初蒙玄宗的宠爱后,赐浴于华清池的温泉,她精疲力尽要靠侍从的女官扶助。说是那浓艳的姿态强烈地散发出肉感的香味。

  郁达夫在东京通过毕业考试之后,马上返回祖国去安庆继续他的教师生涯。暑假,达夫来到上海,在民厚南里与沫若住在一起。有一天,达夫和沫若偶然听说泰东书局出版的两千部《创造季刊》大约还有五百部没有卖出去。

  当时,两人都还年轻,很自负,所以他们感到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。实际上这已经未必不是好成绩了。但两人却觉得同情自己的人实在太少了,何况这时屡屡遭到文学研究会的攻击呢!

  “沫若,我们去喝酒去!”达夫突然叫着说。

  “好,我们去喝酒。”沫若马上赞同。

  两人一开始是在四马路附近的面馆的楼上饮酒,喝了两壶酒之后,一直没有上菜,只得又叫添酒上菜,可叫了半天怎么也叫不来。一座大楼上空空洞洞地除他两人之外再无旁人。两人往窗外一看,突然发现酒店招灯上的红字用白纸贴上了。

  “什么?这不是有丧事的人家吗?”

  因此,二人马上离开了这里,接着又进了一家馆子。这个馆子的堂倌态度也不好,所以喝了三四壶就又出去了。第三家馆子还算凑合,就坐下慢慢地喝起来。不知不觉,桌子上的空酒壶越来越多,不一会儿就摆满了一桌子,于是,便移到邻近的空桌上去,接着空酒壶又马上摆满了。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在一起这样痛饮,结果喝得酩酊大醉。一轮明月从窗外照起来,桌上林立的酒壶象小森林一样。此时此景,勾起了两人无限惆怅的思绪。

  “到头来,我们只有饿死在首阳山上!”

  沫若伤怀切齿。达夫两只眼睛血红。他叫喊道:

  “是的。你是伯夷,我是叔齐!”

  两人吵吵嚷嚷,一味地谈论着这些伤心事。

  从那里出来,两个人彼此挽着胳膊,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向民厚南里走去。走到了哈同花园附近,静安寺路上,依旧是许许多多西洋人的汽车,在竞相疾驰。两人见此情景,不由得勃然大怒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叫起来。

  “这里是中国!”

  “你们这些资本主义的畜生!”

  “你们这些帝国主义的猪猡!”

  “给我滚开!见鬼去吧!”

  突然达夫一下子从路边跑到街中心,冲着迎面驰来的一辆汽车,用力向前伸出左手,叫道:“我要用手枪打死你们!”

  沫若连忙跑去抱住他往后拽。汽车紧擦着他俩划了一条漂亮的曲线,飞驰而过。

  那时,郁家有客的时候,映霞大都不让他们和达夫去外边的酒馆,而是尽力自己准备酒食。另外,映霞还有一个节制达夫饮酒的办法,就是待达夫有六七分酒意之时就不再供酒了。达夫和映霞婚后不久,冬季的一个下大雪的晚上,达夫和来访的几位朋友出去喝酒,彻夜未归。映霞很担心,天明赶紧出去探望。刚出门,就看见达夫躺在从胡同口通往家门的甬道中间的雪地上。原来,昨天夜里朋友们用汽车把他送到胡同口,可他一进胡同,踉跟跄跄地走了没多远,就栽倒在雪里。自此以后,映霞对达夫就开始严格的酒禁了。

  大约是达夫来到日本过了些天之后吧,在改造社召开该社发行的《大鲁迅全集》(鲁迅已于上月十九日逝世)的翻译碰头会。我也作为翻译者中的一员出席了。因一些有关人员还没有到,就在社长会议室等候。这时,一眼看到了佐藤春夫。再一看,没想到接踵而至的竟是达夫。原来,达夫再次去访问春夫,听说春夫正要去改造社,因想与自己的故旧改造社社长山本实彦会面,就同道而来了。

  山本马上打算为郁达夫举行欢迎会。今天,很难得有有关研究中国文学的人士聚集一堂,与其定在其他日子,倒不如就定在当天晚上举行欢迎会。于是马上派人去叫木村毅、林芙美子等达夫的旧友,又觉得应该将住在国府台的郭沫若请来,就马上决定派一名职员驱车前往国府台去接沫若。

  达夫还未去拜访郭沫若,所以他就借机立即同车前往。达夫来日之事是已通知了沫若呢?还是突然前去访问呢?尚不得而知。但不管怎样,他这次访问是意在同沫若言归于好。

  幸好,沫若在家。将近傍晚时分,达夫陪着沫若再次来到改造社。停了一会儿,就一同到了赤坂饭庄。

  达夫和沫若并排靠壁龛的柱子坐着。整个宴席成一个“鲥”字形,有十几位艺妓在照应。此外,山本还特意从新桥叫来了歌妓喜三代来侍酒助兴。

  喜三代唱了“田野小调”和一二首别的歌,随后就轮流给每个客人斟一杯酒。我坐在壁龛对面,正好与山本中间隔了一个人。喜三代来到山本跟前稍事停留,一连斟了好几杯酒。其实她是借此与山本私语交谈。谈话的内容,我有的听得见,有的听不见。后来,她突然回首后望,我听清了她的话:“那位是侍从吧?”

  看样子,她是把沫若当作主客,把达夫看成仆人了。沫若仪态威严,气度庄重,而达夫则显得面容消瘦,神情飘浮,可谓一副贫困潦倒之态。我内心苦笑道:也难怪喜三代会那样看。

  山本的热情招待,更加上各位到会人士的海量畅饮,使整个宴会充满了热烈的气氛。山本看到宴会已到酒酣兴尽之时,就首先让自己的下属、北海道出身的某出版部部长唱“追分小调”。唱完之后,又请达夫、沫若唱歌。

  达夫很干脆,先吟诵古诗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。但有些气量不足,加上节奏单调,说不上吟诵得很好。

  接着轮到了沫若,他先举杯与山本同干。原想这下该唱歌了吧,但他却又举杯再干了一次。这次总要唱了吧,正准备听,他却仍然没有唱,重又一边微笑,一边举起酒杯。在座的人大都被他这种“表演”感动了。酒过三杯之后,总该拿出节目来了吧,他却也和达夫一样朗诵了那首古诗。然其声调激昂,情怀悲切,令人感怀不已。

  一阵歌声鼎沸之后,女佣人把几张彩纸放到达夫和沫若面前。那时已经主客混杂,大家端着酒杯,随意走动,我也不知不觉走到他们俩的旁边,看二人即席赋诗。达夫的书法虽独具一格,但决非杰出之作;而沫若的书法洒脱奔放,且有古雅之风。堪称名笔


·上一篇文章:苏轼
·下一篇文章:李苦禅喝酒骂街

 
   
 
 

 
    相关新闻  
  无相关新闻  
 

Copyright © 2006-2008 cn9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国酒文化网 版权所有
网站建设技术支持网络营销传播新起点网络营销传播智库